尊宝娱乐

作者:木憨憨 时间:2019-06-12收藏

人的一生会遇到两个人,一个惊艳了时光,一个人温柔了岁月。当你沉醉于追求理想时,现实总是降下一垒墙,将你与追求残忍隔开,天涯咫尺变成咫尺天涯。

“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”这是苏东坡被贬黄州时所写下的,曾写过诗酒趁年华的他,也正是因为自己的诗句,被人举报,贬谪黄州。正因他的才华太过于出众,诗篇明明已惊动了后世千万年,在别人眼中却是装模作样,不动声响,才遭人嫉妒。被贬无疑是一垒厚厚的墙,将他与仕途从此隔绝,但他没有低迷消极地在墙下坐着,而是超脱。

苏东坡两次游赤壁,寄情于山水,悟人生追求与得失的真理,世间只有清月明月才能长存;他也登上赤壁似阮籍般呜然长啸,听山谷回响,看草木震颤,只愿做个玄裳缟衣,羽化登仙的鹤。黄州成全了他,成全他的超然物外,成全他的清风明月。他惊艳了时光,像云追着风,不问所起。

历史上还有一个人,他不像李白、陶渊明那样,求政不得求山水;不想苏轼、白居易那样,政心不顺求文心,不像孟浩然那样躲终南山里窥京城,不像诸葛亮那样,虽说不求闻达,不易躬耕,一遇明主就又出来建功立业。他是柳永,三十岁去考功名,第一次本以为以自己的才华可以考中,却只写下:“忍把浮名,换了浅酌低唱。”第二次考中了却被皇帝勾下:“且去浅酌低唱,何须浮名。”这无疑是在他与追求间降下了一垒墙,相隔咫尺,却是天涯。于他转向市民堆中“奉旨填词”,像是独坐须弥山巅,将百里浮云一眼看开,一个人在雪中弹琴,另一个人在雪中当知音。他的知音是市民们。他的才华如尖锥i,就算被破布包着,也难以掩住光芒,正应了那“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”他的柳词自成一派“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。”在四十七岁终于考上了进士,做了个小官。他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市民文学作家,成就那歪打正着的成就。他超然突出,不盲目,像旧城里的老折子戏,温言软语。

现实将一垒墙停放在眼前,我愿如苏轼柳永一般超然,不执著、不醉心于追求,不沉迷于消极,但求一段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想人间婆娑,全无着落,看百般万紫千红,过眼成灰。

再换一篇 我来投稿

感觉这篇不满意

相关文章:

+更多

搞笑作文

zunbao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