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宝娱乐

作者:熊熊在路上JJY 时间:2019-07-10收藏

五千年究竟有多长?足以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。可中华民族却如同一棵固执的树苗,将那脆弱的根系硬生生地扎进了这片土地。中国文人说,要有诗词,便有了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之句;中国墨客说,要有文章,便有了“洞庭波兮木叶下”之篇。我向来坚信:赋诗需赋心,作文亦作胆。诗心和文胆似是中国文人与生俱来的品格,在五千年的风吹雨打中,助中华民族昂首阔步,不惧荆棘,在历史的长河中稳步向前。

诗心文胆若平添之翼,让个体实现自我价值。纵观古今,曹孟德、诸葛孔明、毛泽东、鲁迅……无论是谈笑间统百万雄师的军事家,还是乱世中一统天下的政治家,亦或是以仁心治人的医者,他们都有远超常人的文学功底,却也从不仅限于此。或以诗为介,抒心中大志;或以文为矛,刺拦路之敌。中华民族诗文中华丽之辞藻,并不在少数,只是少了“心”和“胆”的文章,不知还有几分惹人思索的内涵?

以精美婉约著称的“温诗”,刚读来,“玲珑骰子安红豆”之句似引人喜爱,可它也仅仅是令人喜爱而已!远不如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来得深刻。这也就应了李清照之词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。中国文人如诗中之桂花,不须百花之妍丽,作随心所欲之文,抒自我深思之情,便自是花中第一流。由此可见,诗心文胆绝不仅是良辰美景、河畔伊人,更是“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”的夐绝文思。

诗心文胆如中流砥柱,为中华民族稳固根基。大唐之边塞诗,雄奇壮丽、剑指胡虏,有“大漠孤烟直”的美丽,更有“不教胡马度阴山”的自信。唐代诗文,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守卫,为其主披荆斩棘,在所不辞。到了宋朝,它更像一个视死如归的烈士,此心仍正,此胆亦直,宁死不屈,发出了“人生自古谁无死”之叹,留取了一片丹心,映照着卷卷汗青。

都说历史有惊人的相似性,我看一点也不假。近代中国也同前辈一样,面临过亡国之危。当日本侵略者践踏中国的土地,统治者一味软弱妥协时,是鲁迅的“呐喊”吼散了中国人的“彷徨”,是他的“药”治好了中国人的顽疾。文人们接连发出悲国怒国之情,悲愤中蕴着无尽的力量,他们手中的笔仿佛化作了削铁如泥的宝剑,侧身上马,硬是力挽惊天之狂澜,救主于危难之际。这,就是中国文人应有的诗心文胆。

当今世界,是一片发展机遇与危机共存的天地。作为中华民族的继承者,我们应该传承文化并发扬自己的诗心文胆。诚然,互联网的发展带来了很多“垃圾文学”,读来无味,弃之可惜。可我们也有贾平凹、莫言等众多大家,他们用最朴素的言语,表达最真实的情感,他们向我们展示了返璞归真、回归人类思考本源的诗心文胆。人这一生,不就是探索“我是谁”、“我从哪里来”、“我到哪里去”这样简单又深刻的问题吗?总有一天,我想我们能树自己的心,正自己的路,用中华民族独特的诗心文胆说出那句“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”!

再换一篇 我来投稿

感觉这篇不满意

相关文章:

+更多

搞笑作文

zunbao娱乐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