尊宝娱乐

作者:氿落 时间:2019-06-12

一盏明灯,随水而来,飘在水上,光芒四射。如此,便是水上灯名字的由来。

这是一个开始,是一只蝴蝶破茧的开始。于之前,水上灯并不叫水上灯。她姓杨,叫水滴,杨水滴。说到水你会想到什么?脆弱,渺小,不足为道。一滴水的生命很脆弱,被太阳晒干,被风吹干,在空气中不声不响的凐灭。总之,太弱小了。但我们似乎忘记了,滴水也可穿石,江流大海由无数水滴汇成,可摧山毁城。依稀记得她在破败的茶几前喃喃说道:结果,我这滴水像是石头做的,埋在时间下面,就是不干。她还说,如果这世界是污秽的,我这滴水就是最干净的;如果这世界是洁净的,我这滴水就是最肮脏的。总而言之我不能跟这世界同流。

一滴水滴,成为一盏水上明灯。变了吗?不我觉得这滴水滴就是注定要在汪洋中大放光彩的。她说过,她不爱这世界。这世界的繁华迷惑人心,她也想要为这繁华去拼,但是她比谁都清楚,越漂亮的东西,在荣光背后,凋零得越快。像是玫瑰红,她是水上灯见过最美的女人,举手投足,谈笑怒骂,都是无尽风华。

想来要不是玫瑰红,水上灯也不一定是水上灯。她第一次看汉戏,第一次认真的去看,第一次被打动,都是因为玫瑰红那一场《宇宙锋》。台上玫瑰红挥舞着水袖,散着如墨的长发,身上是有些凌乱的衣裙,踩着破碎绝望的步子。忽而瞠目,忽而哀哭,忽而狂笑,可这笑却透着比哭更绝望的悲伤。

那一次,水上灯看痴了。在那个时候,水上灯就下定决心:自己要唱戏,而且要唱得比玫瑰红好。而名角又怎么可能是好当的?水上灯知道,她要比别人吃得更多苦,要比别人努力,她想要红……或者说,想要过上人过的生活。下河人的女儿,在那个年代,是遭人唾弃的身份。

水上灯不想像她爹一样一辈子懦弱无能,也不想像她娘一辈子没过上好生活,努力想得到什么,最后还什么都没有了。她不会想到,最后她果真像玫瑰红说的般,同她一样,凋零在这时间惨淡的繁华之下。锣鼓喧闹中,那是水上灯第一次登台。那是她无数次梦想自己能站上的地方,当她往台上一立,她便在心里确信了这种归属感。她生来是属于戏台的,那个有掌声,有锣鼓,有戏衣的戏台。那一曲,她唱得投入,也许已经忘记这一次成功后的精明算计,尔虞我诈。她只是在唱戏,想唱好这一出戏。

她像是沉寂空中的一轮皓皓明月,水袖在戏台上抖落了一台清辉,眼波流转,让所有人都看痴了。她生来便似一滴水滴,从苍穹落下,在大千世界摇曳起红莲的波。把锦绣蹉跎,在世界绝望处放歌。婉转处似有一朵缓缓绽放的曼陀罗,悄悄然,把暗香出袖,在夜色中默然起舞,翩若惊鸿。

这样的水上灯,美的不真实。于是到最后她离去,我有点恍然,你问我她是否当真来过,或着只是颠倒红尘戏说。我突然不敢轻易答复,开始模糊那个答案。我记得她的兰花指,和她眼角朱砂痣,记得戏台上那合着月色翩然的少女,记得她眼底的漠然,记得她笑里的无奈和疲惫。她那么爱这戏台,可她最后离去又那么决然。水上灯,仿佛只是在遥远记忆里水上一点若隐若现的光,看得到的明亮,却又不敢确定。

她与这世界背道而驰,又渴望着繁华,最后又淡然抛弃所有。她似乎是这世界上最矛盾,可又同时是最合理的存在。躲在时间之下,藐视这世界。

再换一篇 我来投稿

感觉这篇不满意

相关文章:

+更多

搞笑作文

zunbao娱乐平台